提升网球密集赛程中戴维斯杯对职业运动员的吸引力,国际网联在奥克兰年度大会上通过了戴维斯杯改制方案

图片 1

有人反对赛事改革则出于一种情结。今年戴维斯杯是诺阿最后一次以法国队队长身份参加,曾三次带队夺冠的他当着哈格蒂的面表达了对改革的厌恶与沮丧,并希望改革后的赛事不再被称作戴维斯杯,因为戴维斯杯之于我承载了太多意义。德约科维奇倾向于ATP杯,另一位名将费德勒对戴维斯杯也不感冒。瑞士天王曾表示,一名足球运动员涉足网球领域,感觉有些奇怪。他更直言:需要小心,戴维斯杯可别变成了皮克杯。拥有118年历史的戴维斯杯处在改革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留待未来检验。

图片 2

戴维斯杯现行赛制下,世界组16支队伍通过分散在全年的四轮比赛决出冠军。面对密集赛程,戴维斯杯的赛期安排着实犯难,四个比赛窗口通常为2月、4月、9月和11月。这成为顶尖运动员近年来频频缺席戴维斯杯的一大原因以及国际网联推动改革的原动力。

不管怎样,一位现役足球运动员将118年历史的戴维斯杯变成了类似足球世界杯的网球赛事。媒体拍到了皮克与同事在事成之后疯狂庆祝的场景。皮克说:“今天是历史性的,我们相信,各国协会批准的协议无疑保证了戴维斯杯的未来和各级别网球的发展。”

网坛两大机构角力,并存能否走向融合?一部分人不看好戴维斯杯改革后的前景,原因还在于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TP)在今年年终总决赛期间推出另一项团体赛事ATP杯。ATP杯由ATP与澳大利亚网球协会共同推出,确定自2020年起举行。相比戴维斯杯,该项赛事讨巧之处在于赛期的选择。ATP杯将在澳网前一周举行,通常选择硬地赛事作为澳网前热身的运动员,未来可通过参加ATP杯来备战澳网。ATP杯被安排在每年1月举行,与戴维斯杯只相隔六周。两项男子团体赛事颇有分庭抗礼之势,也是ATP与ITF之间的角力。ATP杯更加吸引职业运动员的地方还在于参赛队伍将获得ATP积分,这是戴维斯杯无法给予的。认为过多团体赛事不利于网球运动发展的德约科维奇随后就为ATP杯站台,称其为运动员开启一个赛季的最佳方式。

图片 3

改革后的戴维斯杯分为预选赛以及总决赛两个阶段。24支队伍通过2月的预选赛决出12支获胜队,携手上届四强以及两支外卡队伍,共18支队伍参加11月的总决赛,通过小组赛、四分之一决赛、半决赛和决赛角逐冠军。戴维斯杯改制后由五盘三胜改为三盘两胜,总决赛集于一地举行。前两届戴维斯杯总决赛将在马德里举行,2019年比赛时间确定为11月18日至24日,意味着新版戴维斯杯被安排在年终总决赛后举行。

记者常山报道

争议与抵制声中,新版赛事能否突围?国际网联通过戴维斯杯改革方案,背后有着西班牙足球运动员皮克创立的Kosmos公司的大力推动。国际网联与Kosmos签下一份为期25年、价值30亿美元(1美元约合6.94元人民币)的赞助合同。今后戴维斯杯每年奖金达到2000万美元,还有2500万美元用于国际网联成员协会的发展计划。

图片 4

图片 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